原题目:二十四史 | “三千溺爱在一身”的幸和不幸

原 文:

玄宗杨贵妃,高祖令本,金州刺史。父玄琰,蜀州司户。妃早孤,养于叔父河南府士曹玄墩。开元初,武惠妃特承宠遇,故王皇后废黜。

二十四年惠妃薨,帝悼惜久之,后庭数千,无可意者。或奏玄琰女姿色冠代,宜蒙召见。时妃衣羽士服,号曰太真。既进见,玄宗年夜悦。不期岁,礼遇如惠妃。

太真姿质丰艳,善歌舞,通乐律,智算过人。每倩盼承迎,动移上意。宫中呼为“娘子”,礼数实同皇后。有姊三人,皆有才貌,玄宗并封国夫人之号:长曰年夜姨,封韩国;三姨,封虢国;八姨,封秦国。并承恩惠膏泽,收支宫掖,势倾全国。妃父玄琰,累赠太尉、齐国公;母封凉国夫人;叔玄珪,光禄卿。再从兄铦,鸿胪卿。锜,侍御史,尚武惠妃女太华公主,以母爱,礼遇过于诸公主,赐甲第,连于宫禁。韩、虢、秦三夫人与铦、锜等五家,每有请托,府县承迎,峻如诏敕,四方赂遗,其门如市。

五载七月,贵妃以微谴送回杨铦宅。比至亭午,上思之,不食。高力士探知上旨,请送贵妃院供帐、器玩、廪饩等办具百余车,上又分御馔以送之。帝动不称旨,暴怒笞挞摆布。力士伏奏请迎贵妃回院。

是夜,开安兴里门进内,妃伏地赔罪,上欢然慰抚。来日诰日,韩、虢进食,上作乐终日,摆布暴有给以。自是宠遇愈隆。韩、虢、秦三夫人岁给钱千贯,为脂粉之资。铦授三品、上柱国,私第立戟。姊妹昆仲五家,甲第敞开,僭拟宫掖,车马仆御,照射京邑,递相夸尚。每构一堂,费逾万万计,见轨制宏壮于己者,即撤而复造,土木之工,不舍日夜。玄宗颁赐及四方献遗,五家如一,中使不停。开元已来,豪贵雄盛,无如杨氏之比也。

玄宗凡有游幸,贵妃无不陪侍,乘马则高力士执辔授鞭。宫中供贵妃院织锦刺绣之工,凡七百人,其雕镂熔造,又数百人。扬、益、岭表刺史,必求良工做作奇器异服,以奉贵妃献贺,因致擢居显位。

玄宗每年十月幸华清宫,国忠姊妹五家扈从,每家为一队,着一色衣,五家合队,辉映如百花之焕发,而遗钿坠舄,瑟瑟珠翠,残暴芳馥于路。而国忠私于虢国而不避雄狐之刺,每进朝或联镳方驾,不施帷幔。每三朝庆祝,五鼓待漏,艳妆盈巷,蜡炬如昼。而十宅诸王百孙院婚嫁,皆因韩、虢为绍介,仍先纳赂千贯而奏请,罔不称旨。

天宝九载,贵妃复忤旨,送回外第。时吉温与中朱紫善,温进奏曰:“妇人智识不远,有忤圣随,然贵妃久承恩顾,何惜宫中一席之地,使其就戮,安忍取辱于外哉!”上即令中使张韬光赐御馔,妃附韬光泣奏曰:“妾忤圣颜,罪当万逝世。衣服之外,皆圣恩所赐,无可遗留,然发肤是怙恃所有。”乃引刀翦发一缭附献。玄宗见之惊惋,即使力士召还。

(选自《杨贵妃传记》)

点 评

杨贵妃玉环是唐代诸多妃子中最富有传奇性的人物。

她拥有倾国倾城的容颜,其美貌让年夜唐皇帝李隆基为之神魂倒置,后有功德者将她和西施、貂蝉、王昭君并列为中国古代四年夜美男;她的命运升沉跌荡放诞,方才还在享受“三千溺爱在一身”的无上恩惠膏泽,转眼之间却灰飞烟灭,一缕喷鼻魂飘扬在了马嵬坡上;她是骚人骚人感叹寄情的对象,“一骑尘凡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杜牧的诗句道出了兴尽悲来的诡谲;白居易的《长恨歌》更是广为传唱: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色彩”,何其美哉!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何其乐哉!

“马嵬坡下土壤中,不见玉颜空逝世处”,何其惨哉!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海枯石烂有时尽,此恨绵绵无尽期”,缱绻悱恻,欲说还休。

她蒙受了无理的非议和责难,在卫羽士们的眼中,她困惑君王不睬朝政,年夜唐山河差点被断送,她是“朱颜祸水”的最好佐证。是长短非,留给了后人无尽的话题。

本篇选自《杨贵妃传记》,描述了杨玉环若何被选进后宫及其和唐玄宗李隆基陷溺于豪华的享乐的汗青。

历来的道学家们将唐玄宗的陷溺享乐回咎于杨玉环的进宫,实在这是倒果为因了。事实上是李隆基妄想享乐才将杨玉环引进后宫。

假如不是李隆基陷溺女色,又岂能“后庭数千,无可意者”?将已经与儿子成婚 6 年的儿媳并吞为己有?

假如不是李隆基早已不知励精图治为何物,将安不忘危置于九霄云外,又岂会并吞杨玉环一人还嫌不敷,还将她的三位姐姐也据为己有,杨氏家族得以“鸡犬升天,鸡犬升天”。

李隆基和他的爱妃们享受着年夜唐盛世所带来的华丽繁荣。宫中供贵妃院织锦刺绣的工人有 700 多人,扬州、益州、岭南刺史千方百计地追求良工做作奇器异服来奉献争宠。天子每年十月城市临幸华清宫,杨氏姐妹五家扈从,每家为一队着一色衣,五家合队辉映如百花焕发,芬芳满路。

当他们酒绿灯红、醉生梦逝世之时,不知可曾想过美梦也有不在的一天。

“渔阳鼙煽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欢喜的日子往的是如斯迅捷,莺歌燕舞转刹时就成了时过境迁。国都被叛军攻破,人们四处逃散,谁来为这一切负责?

“六军不发无何如,委宛蛾眉马前逝世。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朱颜成了祸水,朱颜成了政治的就义品。贵妃玉环,享尽了人世的荣华,却也惨逝世于皇室的风浪中,是幸抑或不幸?

起源 |《二十四史名篇选评》

点赞本文!

义务编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