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庆《宁国府志》唐朝职官讹误举隅(下)

原题目:嘉庆《宁国府志》唐朝职官讹误举隅(下)

嘉庆《宁国府志》唐朝职官讹误举隅

童达清

《宣城汗青文化研讨》微信版第126期

“职官志”是处所志中的主要内容,由于处所官关乎各级法令律例的具体履行甚至制订响应的法令律例,处所官的黑白直接关系到处所平易近生。是以历代修志,“职官志”力图其详,褒善贬恶,以存史鉴。但因为时远事湮,史料有限,故各地处所志中的“职官志”错讹不少。今以嘉庆《宁国府志》(以下简称“嘉庆府志”)卷二中的唐代《职官表》州属职官为例,考辨如下。

4 洪经纶未任宣歙察看使

嘉庆府志:“洪经纶,建中初,以谏议年夜夫为河北黜陟使,议罢强藩田悦兵,改宣歙察看。时赋敛烦重,经纶镇以静约惇厚;暇与士人讲论,为宣歙文学首倡。”

按,洪经纶,《旧唐书》卷一二七有传,然并未有任宣歙察看使之记录,其他官方记载亦均无此记录。那么,《宁国府志》何故将洪经纶录为宣歙察看使呢?

本来,《宁国府志》乃是据《徽州府志》录进,弘治《徽州府志》卷十、嘉靖《徽州府志》卷三、卷二十均将洪经纶录为宣歙察看使。故万历《宁国府志》卷二《官师表》遂据而录之,但记录极为简单,仅言:“淮阳人,有惠政。”

而细查之下,又可知《徽州府志》之材料起源,乃是《婺源洪氏宗谱》。明嘉靖年间戴廷明、程尚宽等撰《新安名族志》,也有相似记录,其起源天然也是《婺源洪氏宗谱》。嘉庆府志恰是据《徽州府志》与《婺源洪氏宗谱》敷为上述此条,只是个体字句略有收支。然又加按语说“《旧唐书》本传不载察看事”,可见编辑者施晋已开端猜忌其可托性。

洪经纶年夜伾山摩崖

我们知道,早期家谱年夜多都有臆造、溢美之词,我们只要将家谱与各类正史材料稍加对照,其真伪便可立判。

①据《资治通鉴》卷二二六、卷二三一,建中元年(780)仲春,洪经纶为河北黜陟使,“不晓时务”,骤裁魏博节度使田悦手下兵四万,直接促使了田悦之叛。兴元元年(784)六月七日,洪经纶、崔宣等闯祸者十余人被唐德宗所杀。而《婺源洪氏宗谱》则言“殁于唐太和丁末(827)八月十六申时,享年九十有二”,显明与正史相悖,看似准确,实属荒谬不经。

②《旧唐书》卷一二七《洪经纶传》明言洪经纶因处理田悦兵事不妥,“由是罢职”,何来改任“宣歙察看使”之说?

③《洪氏宗谱》、《徽州府志》谓洪经纶“左迁”宣歙察看使,查《新唐书•百官志》,洪经纶任谏议年夜夫,其官阶不外是正四品下;其任河北黜陟使,只是姑且出使,并很是官,即使官升一阶,也不外是四品中;而宣歙察看使乃是方镇年夜员,官阶从二品。即使如谱所言洪经纶任宣歙察看使,乃是升官,何言“左迁”?可见此当是家谱编辑者不明官制之误。即使史出缺漏,洪经纶至宣州任职过,也只能是“左迁”副使之类属官。

④《婺源洪氏宗谱》、《新安名族志》记洪经纶自宣歙察看使后隐居婺源官源,而浙江宁海喷鼻山乡洪家村《洪氏宗谱》及崇祯《宁海县志》卷五则载洪经纶“以亢直忤时,退隐邑之花架山”,其自相抵触如斯,要在皆出于谱工、洪氏后人之臆造。

⑤至于说洪经纶“暇与士人讲论,为宣歙文学首倡”,也属洪氏后人的溢美之词,早在洪经纶之前,无论宣州仍是歙州,早已文学士子辈出,何待洪氏首倡?

5 卢复任宣州刺史之时光

嘉庆府志据《旧唐书》卷一二九《韩滉传》,录卢复贞元年间任宣州刺史,其任年有误。郁贤皓《唐刺史考》约系于建中四年(783),也不确。

实在,我们可以依据下列材料得出卢复刺宣州的正确时光:

赵元一《奉天录》卷二:(韩滉)以其所亲吏卢复为宣州刺史、采石军使。增置堡垒,部内梵刹铜钟并铸戎器。本司取处罚,韩公审云:“佛本无形,有形非佛。泥龛泥像,任其崩颓;铜铁之流,各还天性。”既而并付炉焉。……是月,朱泚亦改伪号曰天皇元年。

上述材料说起卢复为宣州刺史时,朱泚反水,建伪国号为“天皇元年”,再查《旧唐书》卷二○○下《朱泚传》、《承平御览》卷逐一三等史料,朱泚建伪号在兴元元年(784)一月,可见卢复被韩滉录用为宣州刺史的时光也是在兴元元年一月。

6 赵骘与赵陟

嘉庆府志据《新唐书》卷一八二《赵隐传》:“〈兄)骘终宣歙察看使。”录有赵骘为宣歙察看使,置于咸通年间,无具体编年。清吴廷燮《唐方镇年表》卷五,系于咸通十一年(870)。郁贤皓《唐刺史考》从之。

但府志又录有赵陟,置于唐末天祐年间(904—907)。然遍搜各类史料,均无有关赵陟之记录。疑“赵骘”与“赵陟”当同为一人,因同音而形又附近,为府志所重收。查嘉靖、万历《宁国府志》并无赵陟其人,而嘉庆府志又注曰据“旧志”,当为清康熙、乾隆间修志者所加。

7 裴庆余——裴余庆——裴虔余

沈颜《宣州重建小厅记》记有裴庆余曾任宣歙察看使,嘉庆府志据此录之,然记其名为裴余庆。实在,不管是“裴庆余”仍是“裴余庆”,都是过错的,准确的的写法应是“裴虔余”。

裴虔余同时人、韩国崔致远作有《桂苑笔耕集》一书,他在任溧水县令时作有五通给裴虔余的信,其名均书为“宣歙裴虔余尚书”(《桂苑笔耕集》卷三十六、三十七)。《资治通鉴》卷二五四:“丁丑,承范等至华州,会刺史裴虔余徙宣歙察看使。”清人劳格《唐尚书省郎官石柱落款考》卷十二也专记有“裴虔余”条。可见沈颜《宣州重建小厅记》、嘉庆府志均为因误记误刻而致误。

8 裴枢未任过宣歙察看使

嘉庆府志景福年间录有宣歙察看使裴枢,盖因裴枢此时任歙州刺史而致误。

裴枢,字纪圣,绛州(今山西新绛县)人。《旧唐书》卷逐一三、《新唐书》卷一四○皆有传,均只记其任歙州刺史,而没有任宣歙察看使之记录。

按,宣歙察看使自乾元元年(758)设立后,歙州一向在其管辖之下,但在唐末却有了变更。景福元年(892),杨行密攻占宣州后,7月14日,表田頵守宣州,8月,诏以田頵知宣州留后(《资治通鉴》卷二五九),旋改宣歙团练使为宁国军节度使(《新唐书》卷五十四《表第八•方镇五》)。此时的宁国军节度使已不领歙州、池州,原因是颠末唐朝几百年的成长,宣、歙、池已成为富庶之地,是朝廷主要的钱粮之区,又是计谋要地,杨行密怕田頵以此坐年夜,尾年夜不失落,故此上奏朝廷改宣歙团练使为宁国军节度使,只辖宣州一州。

① 杨行密

② 田頵

景福二年(893),杨行密命宣州副使鲁郃代裴枢任歙州刺史,裴枢不从(《九国志》卷一)。8月21日,“杨行密遣田頵将宣州兵二万攻歙州。歙州刺史裴枢城守,久不下。”(《资治通鉴》卷二五九)可见裴枢驻歙州,只是任歙州刺史;若是任宣歙察看使,断无驻歙州之理。

天复二年(902),田頵在宣州经营多年后,日益兵强马壮,野心开端膨胀。约7月,田頵打败强敌武宁节度使冯弘铎后,亲身至扬州,“因求池、歙为巡属,行密不许。”(《资治通鉴》卷二六四)田頵请求扩展地皮的欲望受阻,直接导致了他与杨行密的破裂,遂于来岁玄月反水。杨行密昔时的担心终极成了实际。

可见在田頵任宁国军节度使时代,歙州、池州一向不在宁国军辖内。裴枢只是歙州刺史,未任过宣歙察看使。

9 李珏未任宣歙察看使

府志据《唐书》本传,谓李珏受知宰相李绛,擢为右拾遗,历宣歙察看使,后同平章。府志未系年,仅列进唐末备考。

然检《旧唐书》卷一七三、《新唐书》卷一八二李珏本传皆无此记载,其它史乘如《弘简录》卷二十四、《续通志》卷二七二、劳格《唐尚书省郎官石柱落款考》卷四皆有《李珏传》,亦无李珏曾任宣歙察看使之记录。郁贤皓《唐刺史考》亦未著录。可见嘉庆府志乃是误记。

查万历《宁国府志》已将李珏列进宣歙察看使,亦注“阙编年”,可知嘉庆府志之误始于万历府志。

上述所述只是几个例子,实在嘉庆《宁国府志》职官志的讹误还有良多,有待于我们不竭加以研讨、考据、收拾。这就须要我们在应用处所志的时辰,要加以谨慎地分辨。若不加考据、分辨,一味盲从,只能一误再误,方志的“真”也就无从表现了

(作者系宣城市宣城市汗青文化研讨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童达清制造

更多出色文章,请存眷《宣城汗青文化研讨》微信大众号(xclswh999)

义务编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